素衣染尽天香

能够跟你相遇真的是太好了。

三日寂静

三日寂静

01

江南此刻进入了梅雨季节,纷飞缠绵的细雨似乎从未停歇。

今日下大雨。

密集的雨丝自眼前飘过。注入耳畔的是雨水打在伞面上发出的啪嗒声,然后沿着伞架向下滑落,最终接连着滴落到青石板的地面,溅起一朵朵水花。已有年岁的青石板上坑坑洼洼,积了大大小小的水坑。

这条小巷一直都很寂静,只有偶尔经过的自行车的铃铛声,或是几个老人家碰见时相约一起的寒暄。今天也不例外。我很小心的走在小巷间,以防雨水溅起污渍弄脏白色的球鞋。拎着刚从超市带回来的东西,停下来微抬头看了灰蒙蒙的天。潮湿的空气润湿了睫毛,能看到眼前沾上了细小的白色水珠。低头理了理刘海,再抬头时我看见了他。

他没有打伞。

雨水自漆黑的发间流下沿着脸颊的弧度往下在下巴尖汇集滴落。看来是淋了挺久,有些长的头发已经贴上了脸颊,湿透了的墨蓝色的连帽衫黑色长裤和一双黑色的登山鞋,身上沾染着赶路的风尘和泥泞。他漆黑的眼睛和我对上,没有半分波澜,脸上没有表情,但是纵横的雨水自眼角脸颊间滑落,总让我觉得他在哭。

他只是静静的看着我,无悲无喜。

02

我们静静的在雨中站着对视了片刻,我才回过神来有些紧张的上前,握着伞柄的手松了又紧最终举到了他头顶。这位小哥身上透出一种气场让我觉得很紧张,但是靠近他却会有种安全感。

“这位小哥…?请问需要帮忙吗?”

因为雨伞的倾斜让自己的后背露在了雨里,微凉的雨水从颈间流入衣服间,让我不禁打了个颤。他仍是那样一脸淡然的看着我,像是透过我看到了什么。这把油纸伞像是隔开了两个世界,伞外是纷乱的雨声,伞下一片沉默。就在我尴尬的寻找着可以说点什么话题时,他突然轻轻摇了摇头。

“你需要一把伞,如果不介意的话我可以把这把伞给你,我家就在前面没有关系。”低头有些手忙脚乱地从纸袋里掏出包餐巾纸,抽出几张递给他,“我想你也需要这个。”

他看着我的动作,并未有任何举动,难道还需要自己帮他擦脸不成?正犹豫着要不要好人做到底帮他擦脸,突然听到一声低沉沙哑的声音。

“不用。”

然后他便侧过身子从我身边擦肩而过,我还可以看到他发梢上滴落的水珠。

这场景似曾相识。

那一刻我竟有种想要拉住他的冲动。

纸巾从指尖掉落到地面,吸水濡湿,变得皱巴巴的贴到地面。

转身看到的只有一个高瘦的背影,挺拔孤傲。

那一瞬似乎什么声音都听不到了。

03

屋子里有些淡淡的霉味,那些衣物怕是有些泛潮了。静静地坐在窗边,手里握着还温热着的茶杯,看着玻璃上雨水交错破碎的痕迹。

昨天遇见的那个小哥不知道前往何处,是何事让他这般风雨兼程,也不打把伞。时常会想起来那双就这么安静的看着自己的漆黑眼睛,确定自己以前从未遇见过他,但却总有种放不下的情感油然而生。

这种眼神很特别,只是一眼便不可能再忘记。

04

第三日的下午我再次看见了他。他仍然是一件蓝帽衫一条休闲裤一双登山鞋,依旧没有打伞。

他坐在街边的茶馆里,不在乎自脸颊滑落的雨水。他拉下帽子,拨弄了下额前微长的头发。然后将茶杯举起来抿了一口后又放下,接着就是静静的看着这杯茶,看着里面的茶叶上下浮动直至下沉,许久仍未有其他动作。

我很是不解的看着他,既然那么急着赶路为何今日会悠闲地坐在茶馆里看着那杯茶发呆。等我回过神时正望进他眼里那一汪黑色,他察觉到了自己一直看着他。掩饰地咳嗽了下收起雨伞略尴尬的低着头来到他身边坐下。

他给我倒了一杯茶,仍是没有言语,只是看了我一眼后又将视线偏转回了他面前杯中的茶。

我端起茶尝了下,并不是非常好的茶叶,将茶杯放下后清了清嗓子开了口。

“我们,是不是在哪里见过?”

这是很俗套的搭讪方式,然而自己竟对着一个没有任何印象的人这样说了。顿时觉得更加尴尬,只好又低头继续喝了一口茶。

等了片刻他仍是没有回答,抬头发现他又是那样没有波澜的看着自己,从他的眼中看不出什么东西。

又是一片静默,我就这么默默的低头喝茶,而他仍是盯着茶叶看。

也许旅行者都是怪人,特别是他这样的单行者。

不知不觉竟这样无言地坐了一下午,直到他将杯子往桌子中间处推了一段距离后看了我一眼,我才回过神来。

和他在一起的这个下午竟然觉得很静心。

他起身便向门口走去,再不管我。

我才急忙起身撑开伞追了出去。

雨还是淅沥地下着,只是远处有丝丝光亮透过层层厚重的云。

05

突然来了一阵大风将头顶上方灰蒙蒙的云吹裂开一条缝隙,金色的阳光透过缝隙照亮这边。洒下的金光将伞下照的一片通红。

而他那边仍是一片灰暗,他没有回头,就像是正在踏入另一个世界。

那个世界没有光,灰暗又阴冷。

突然明白,我与他,就像是两个世界的人,今后怕是再也见不到了。

不知道为何脸上竟都是眼泪。

只是突然想起一个名字。

「张起灵」

…是谁?

评论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