素衣染尽天香

能够跟你相遇真的是太好了。

无人岛

摇曳的火光印在眼中,暂时的果腹后平躺在清理出来的空地。黢黑夜空里细碎的小光点越来越多,有意识的相拥汇聚在一起,众多星屑构成银光熠熠的浩瀚星空。夜风从四面八方侵袭着身躯,被迫掉落在无人岛时沾湿了衣服,现在只能瑟缩着身子凑近火堆勉强取暖。偷偏过头瞄了眼一同落难的美国人,他还在往火堆中丢干柴,戳弄着好让篝火旺盛起来。

“我什么都不会做的啦。”

一脸真挚语气却带着三分调侃,他掰断一根较粗的树枝丢进火中,拍了拍手便往我这边挪动过来。收回视线在心里暗骂了声傻子,未作出抗拒他接近的行为反而放松了身体。上一次和他这样悠闲的躺在草地上是什么时候?我记不清了,那至少是百年前的事了。

北美大陆的初夏比英伦岛热多了。黄昏时余热自地底冒出,热浪席卷压过草尖冲着门面袭来。漂泊在海上三个月,偶有路过的海鸟作伴,脚踏实地后仍滞留着甲板上摇晃的微眩感,迎来的却是空荡的别墅。来不及歇脚就出门寻人,终是在那片草地中看到正在翻找着什么的孩子。我装作生气的样子双手叉腰呼唤他过来,实际上在见到人后就松了口气。我看着他喊着我的名字边向这儿冲过来,眼底是自己不曾察觉的温柔缱绻,他举起一个粗糙的手工花环对自己炫耀,并要求我俯身戴上它。

小时候的他真是一个天使。

有些分量的物件落在身上拉回思绪,下意识接住才发觉是他常穿的棕色皮夹克,对上人带着探寻的目光有些别扭的在身上盖好。他见自己回过神无奈状抱怨自己在无人岛都没有点危机意识,又说不过有他在也没我什么事的开始说他那些奇思妙想,我也不甘示弱地呼出口气提起精神数落他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。



“去我家的某个小岛探险吧!”

他正和法国日本围在一起聊天,爽朗笑着怎么看都是游刃有余的模样,说出的话却还是那般不可理喻。端着红茶杯腹诽着抿了口红茶,倏地肩膀被按住差点打翻茶水,带着食物的香味和一种难以言喻的味道笼罩在周身。

“喂——英国,要不要和hero一起啊?总是待在家里会变成蘑菇的哦。”




“所以说——为什么日本和法国没来啊!”
“谁知道,等hero回去一定会强烈谴责。”
“先不管那些。都怪你!平时到底有没有好好保养过这架飞机啊?”
“别这么说啊亚蒂,至少我们都没事。”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