素衣染尽天香

能够跟你相遇真的是太好了。

「Lost Paradise」:

用过去的人生完成一次告别,然后与你走接下来的人生。

美夢販賣機:

【P7-P9腐向小剧场注意避雷】佐鸣佐



那是我们第一次正式告别。

和以往都不一样,只有这一次我想好好说,后会有期。


漩涡鸣人:我
宇智波佐助: @「Lost Paradise」 
摄影:阿雪
私设感谢:@团扇内 太太

BGM:この闇を照らす光のむこうに 

祝520节日快乐!💕

糟糕!美国变成猫啦

“喵呜…”



睡意仍未抽离听闻一声细小的叫声,光线透过窗帘将屋子照得通透,空调冷气早已消散,房间里有些闷热的厉害。坐起来放了会儿空拉开缠在身上的被子,将因睡姿上卷在胳膊肘的睡衣撸下来,刚踩在地毯就看见脚边围绕着棕白的一大团。



见自己醒了就高兴地压低身子来到脚畔,柔软地呜咽着伸了个懒腰蹭过脚踝露出的皮肤,挑眉顿觉精神了些蹲坐在床边,捞起这个大毛球举起至眼前皱起脸凑近和它触碰了下鼻尖。诶什么时候多了只猫。等、等等…!仔细一看这只猫长得好像美国。这个庞大的体型和沉甸甸的重量,眼睛下边一圈若隐若现的镜框,还有脖颈处多出的棕色的像衣领一样的毛,最重要的是,眼睛清澈透明的就像他本人一样…。



啊啊!美国变成猫了?!怎么办怎么办我不记得我用过魔法啊!



但是意外的很可爱嘛。捏着它胖乎乎的爪子按在脸颊蹭了蹭,说起来原来刚刚的动静是它在努力往床上爬啊,因为太胖所以蹦不上床吗,还真是觉得好笑啊哈哈。脸颊被粗糙的舌苔舔过才惊觉自己又走神了,眼前这个喵喵乱叫的家伙肯定又在大呼小叫些什么了,看着他挣扎着从手里脱出又蹦哒回地上转悠,挠着头发起身叹了口气。



真是的,变成猫都闲不下来。



从房间到厨房的路上被它缠得迈不开腿,我可不是怕踩到它脚什么的,只是绅士对小动物都很有爱心而已。找出之前还剩下的司康饼端给它结果被打翻了,还把地上弄得一团糟。不能忍受它可怕的破坏力只好满屋子追着它跑,好不容易抓住摁在地上,掏出魔法棒对着美国尝试着随便念了个咒语,静默了会儿它又开始在怀里乱动。



“喂美国你、你别乱动啊!看来是这个魔法没用,那我们再换一个好了,为了把你快点变回来就忍耐一下吧!”


“喵喵喵——!”

“别乱动啦,你也不想一直这个样子吧喂!乖乖的让我想想什么咒语有用啊!”



为了压制住怪力的它整个人都快趴到地上,一边试着咒语一边还要防止它又逃走,房门突然被打开接着装得满满的好几个购物袋被放到地上,抬头正对上镜片后饶有兴趣的蓝色眼睛。



“Wow~英国你在和hero搏斗吗?这场面有够夸张的诶。”

什、么…原来他只是一只普通的猫吗?

无人岛

摇曳的火光印在眼中,暂时的果腹后平躺在清理出来的空地。黢黑夜空里细碎的小光点越来越多,有意识的相拥汇聚在一起,众多星屑构成银光熠熠的浩瀚星空。夜风从四面八方侵袭着身躯,被迫掉落在无人岛时沾湿了衣服,现在只能瑟缩着身子凑近火堆勉强取暖。偷偏过头瞄了眼一同落难的美国人,他还在往火堆中丢干柴,戳弄着好让篝火旺盛起来。

“我什么都不会做的啦。”

一脸真挚语气却带着三分调侃,他掰断一根较粗的树枝丢进火中,拍了拍手便往我这边挪动过来。收回视线在心里暗骂了声傻子,未作出抗拒他接近的行为反而放松了身体。上一次和他这样悠闲的躺在草地上是什么时候?我记不清了,那至少是百年前的事了。

北美大陆的初夏比英伦岛热多了。黄昏时余热自地底冒出,热浪席卷压过草尖冲着门面袭来。漂泊在海上三个月,偶有路过的海鸟作伴,脚踏实地后仍滞留着甲板上摇晃的微眩感,迎来的却是空荡的别墅。来不及歇脚就出门寻人,终是在那片草地中看到正在翻找着什么的孩子。我装作生气的样子双手叉腰呼唤他过来,实际上在见到人后就松了口气。我看着他喊着我的名字边向这儿冲过来,眼底是自己不曾察觉的温柔缱绻,他举起一个粗糙的手工花环对自己炫耀,并要求我俯身戴上它。

小时候的他真是一个天使。

有些分量的物件落在身上拉回思绪,下意识接住才发觉是他常穿的棕色皮夹克,对上人带着探寻的目光有些别扭的在身上盖好。他见自己回过神无奈状抱怨自己在无人岛都没有点危机意识,又说不过有他在也没我什么事的开始说他那些奇思妙想,我也不甘示弱地呼出口气提起精神数落他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。



“去我家的某个小岛探险吧!”

他正和法国日本围在一起聊天,爽朗笑着怎么看都是游刃有余的模样,说出的话却还是那般不可理喻。端着红茶杯腹诽着抿了口红茶,倏地肩膀被按住差点打翻茶水,带着食物的香味和一种难以言喻的味道笼罩在周身。

“喂——英国,要不要和hero一起啊?总是待在家里会变成蘑菇的哦。”




“所以说——为什么日本和法国没来啊!”
“谁知道,等hero回去一定会强烈谴责。”
“先不管那些。都怪你!平时到底有没有好好保养过这架飞机啊?”
“别这么说啊亚蒂,至少我们都没事。”

三日寂静

三日寂静

01

江南此刻进入了梅雨季节,纷飞缠绵的细雨似乎从未停歇。

今日下大雨。

密集的雨丝自眼前飘过。注入耳畔的是雨水打在伞面上发出的啪嗒声,然后沿着伞架向下滑落,最终接连着滴落到青石板的地面,溅起一朵朵水花。已有年岁的青石板上坑坑洼洼,积了大大小小的水坑。

这条小巷一直都很寂静,只有偶尔经过的自行车的铃铛声,或是几个老人家碰见时相约一起的寒暄。今天也不例外。我很小心的走在小巷间,以防雨水溅起污渍弄脏白色的球鞋。拎着刚从超市带回来的东西,停下来微抬头看了灰蒙蒙的天。潮湿的空气润湿了睫毛,能看到眼前沾上了细小的白色水珠。低头理了理刘海,再抬头时我看见了他。

他没有打伞。

雨水自漆黑的发间流下沿着脸颊的弧度往下在下巴尖汇集滴落。看来是淋了挺久,有些长的头发已经贴上了脸颊,湿透了的墨蓝色的连帽衫黑色长裤和一双黑色的登山鞋,身上沾染着赶路的风尘和泥泞。他漆黑的眼睛和我对上,没有半分波澜,脸上没有表情,但是纵横的雨水自眼角脸颊间滑落,总让我觉得他在哭。

他只是静静的看着我,无悲无喜。

02

我们静静的在雨中站着对视了片刻,我才回过神来有些紧张的上前,握着伞柄的手松了又紧最终举到了他头顶。这位小哥身上透出一种气场让我觉得很紧张,但是靠近他却会有种安全感。

“这位小哥…?请问需要帮忙吗?”

因为雨伞的倾斜让自己的后背露在了雨里,微凉的雨水从颈间流入衣服间,让我不禁打了个颤。他仍是那样一脸淡然的看着我,像是透过我看到了什么。这把油纸伞像是隔开了两个世界,伞外是纷乱的雨声,伞下一片沉默。就在我尴尬的寻找着可以说点什么话题时,他突然轻轻摇了摇头。

“你需要一把伞,如果不介意的话我可以把这把伞给你,我家就在前面没有关系。”低头有些手忙脚乱地从纸袋里掏出包餐巾纸,抽出几张递给他,“我想你也需要这个。”

他看着我的动作,并未有任何举动,难道还需要自己帮他擦脸不成?正犹豫着要不要好人做到底帮他擦脸,突然听到一声低沉沙哑的声音。

“不用。”

然后他便侧过身子从我身边擦肩而过,我还可以看到他发梢上滴落的水珠。

这场景似曾相识。

那一刻我竟有种想要拉住他的冲动。

纸巾从指尖掉落到地面,吸水濡湿,变得皱巴巴的贴到地面。

转身看到的只有一个高瘦的背影,挺拔孤傲。

那一瞬似乎什么声音都听不到了。

03

屋子里有些淡淡的霉味,那些衣物怕是有些泛潮了。静静地坐在窗边,手里握着还温热着的茶杯,看着玻璃上雨水交错破碎的痕迹。

昨天遇见的那个小哥不知道前往何处,是何事让他这般风雨兼程,也不打把伞。时常会想起来那双就这么安静的看着自己的漆黑眼睛,确定自己以前从未遇见过他,但却总有种放不下的情感油然而生。

这种眼神很特别,只是一眼便不可能再忘记。

04

第三日的下午我再次看见了他。他仍然是一件蓝帽衫一条休闲裤一双登山鞋,依旧没有打伞。

他坐在街边的茶馆里,不在乎自脸颊滑落的雨水。他拉下帽子,拨弄了下额前微长的头发。然后将茶杯举起来抿了一口后又放下,接着就是静静的看着这杯茶,看着里面的茶叶上下浮动直至下沉,许久仍未有其他动作。

我很是不解的看着他,既然那么急着赶路为何今日会悠闲地坐在茶馆里看着那杯茶发呆。等我回过神时正望进他眼里那一汪黑色,他察觉到了自己一直看着他。掩饰地咳嗽了下收起雨伞略尴尬的低着头来到他身边坐下。

他给我倒了一杯茶,仍是没有言语,只是看了我一眼后又将视线偏转回了他面前杯中的茶。

我端起茶尝了下,并不是非常好的茶叶,将茶杯放下后清了清嗓子开了口。

“我们,是不是在哪里见过?”

这是很俗套的搭讪方式,然而自己竟对着一个没有任何印象的人这样说了。顿时觉得更加尴尬,只好又低头继续喝了一口茶。

等了片刻他仍是没有回答,抬头发现他又是那样没有波澜的看着自己,从他的眼中看不出什么东西。

又是一片静默,我就这么默默的低头喝茶,而他仍是盯着茶叶看。

也许旅行者都是怪人,特别是他这样的单行者。

不知不觉竟这样无言地坐了一下午,直到他将杯子往桌子中间处推了一段距离后看了我一眼,我才回过神来。

和他在一起的这个下午竟然觉得很静心。

他起身便向门口走去,再不管我。

我才急忙起身撑开伞追了出去。

雨还是淅沥地下着,只是远处有丝丝光亮透过层层厚重的云。

05

突然来了一阵大风将头顶上方灰蒙蒙的云吹裂开一条缝隙,金色的阳光透过缝隙照亮这边。洒下的金光将伞下照的一片通红。

而他那边仍是一片灰暗,他没有回头,就像是正在踏入另一个世界。

那个世界没有光,灰暗又阴冷。

突然明白,我与他,就像是两个世界的人,今后怕是再也见不到了。

不知道为何脸上竟都是眼泪。

只是突然想起一个名字。

「张起灵」

…是谁?